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肾友专栏 > 肾友故事

生命如此大不同

更新时间:2020-06-17    编辑:管理员    浏览:63


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——泰戈尔

我叫彭皓羽,是一名肾移植肾友,2014年的5月3日,是一个让我终身铭记的日子,开启了一段和常人不一样的人生。

当时,我正在湖北武汉音乐学院附中读书,正值五一劳动节假期,父母从安徽老家到武汉来看我。5月2日,父母陪我去武汉的欢乐谷玩,中午在游乐项目附近的餐厅吃饭的时候,父母突然发现我的胃口不好,不愿意吃东西,第二天上午,父母便带我去学校附近的湖北省人民医院检查。我们没有根本没预想到这次检查会有什么大病,认为就是一般的消化不良而已。我以前在学校上体育课的时候,曾呕吐过几次,当时也没有注意,但是抽血结果出来后,一张检查单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,成为我人生的转折点。正常人的血肌酐值是100多一点,而我的血肌酐值已达到了1600多,高出正常值的十多倍。

父母感觉情况不妙,立刻挂了医院的内科专家门诊。医生一看检查单,便立刻告诉我的父母,我得了尿毒症,需要立即插管透析,否则会有生命危险。医生的语气非常的确定,我们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。当天中午,我接受了临时插管手术,下午便进行了第一次血液透析。医生说,尿毒症患者目前只有两个治疗方法:肾移植(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换肾)和血液透析, 肾移植是相对更理想的治疗方法,而血液透析,每个星期要去医院三次,每次要血液透析 4个小时。那段日子,父母抱着幻想又去了武汉同济医院,希望可以确诊为极有可能治愈的急性肾衰竭,但结果令人失望,两家医院都确诊为慢性肾衰竭第五期(俗称尿毒症)。

年轻人是生不起大病的,真有个三长两短,白发人送黑发人,年纪日渐增大的父母怎么办?我想都不敢想。

刚开始几天,在晚上 8点左右开始透析。在一次透析快要结束时,我突然感到头昏眼花,下透析机时有昏厥的情况,医生用针管注射了糖水之后,我感觉要好了很多;这种情况在之后透析时也出现过一次,后来我在透析的过程中一般吃一点零食,防止低血糖的发生。我生病期间,父母为了我的病情四处奔波,我也得到了很多亲友、同学的关心和帮助。学校很多老师和同学知道我的病情后,都第一时间就去医院看望、安慰我。我起先住在医院肾内科病区走廊,同学们分批上前问候我。我至今还清晰的记得,来探望我的老师,为我今后的命运潸然流泪的场景,每每回想起来,倍觉温暖和激励,原来怜悯之心竟能给人如此大的力量。同学当时送给我的音乐盒,我也一直珍藏着,它寓含着我青春校园的美好回忆。

感谢我的同学、亲友们,在我最困难的时刻,不离不弃、一路的相伴与激励。他们的爱心和帮助,已成为我最珍贵的人生财富,并深藏于心。


从武汉医院辗转去南京就医

在武汉医院透析约十天后,我转院去离安徽老家较近的南军区总院检查治疗,并在医院附近临时租赁了住房,想在南京的医院排队登记、等待肾源。当时我的身体还比较虚弱,于是父母买了轮椅,起先由家人推着去医院透析,随着我身体机能的逐步好转,我慢慢丢弃轮椅,步行去医院了。除了每周三次、每次4小时的规律透析,其余时间,我大都在家听音乐。我自小喜欢音乐,一直到现在也没放弃对音乐的喜爱和追求;在音乐的世界里,我得到充分的放松,遨游在音乐的海洋中,我的心灵也得到全然释放和满满的幸福。来去医院的闲暇时间中,我也常随身携带交响乐谱,在心里回味宏大的交响乐章,识谱能力因此有了很大提高,心情也一直很畅快。平时,我也与病友交流,或看电视消遣,或与父母聊天,每天过的很开心。


随后我们换了面积大一点的租房,居住条件得到改善。我们当时租住在南京瑞金路的瑞金大厦的高层,每天可以放眼远眺,看云彩的不同变幻,在阴晴烟雨中,体味人生的静谧安宁;而每到傍晚,我就一改“看客”的角色,走出高楼,去室外放松休闲,附近的明故宫遗址公园和明城墙标营门是我常去的地方。上帝让我陷入人生的谷底,让我学会顺服命运的安排,坦然面对人生的一切变故;我也没有被看似强大的困难所击倒,自从透析以来,我并没有感到痛苦、伤感,也没有在父母面前说过一个痛字。

每次去透析,我先在休息室等待,称完体重之后,就进入透析室,边玩平板电脑边透析,而家人在透析室外等候。中途的时候,我可以喝一点水,吃一点食物,等到透析结束后,家人再接我回家。周而复始,慢慢已习以为常。

我喜欢吃水果,有段时间每天吃 3—5个小西红柿。其实透析期间时要限制高钾食物的摄入,但当时我和家人都没在意,直到一天晚上临睡前,我忽然感到全身发热,睡不着觉,家人们立即带我去医院的急诊科,随后被诊断为血钾指标超标和临时管感染,需要紧急降钾,于是我被送进急救室,两天之后,我的病情才有所好转。在急救室期间,每次透析都由急救室的护工推我去血透室,透析结束后再返回。进进出出急救室,我目睹了不少的生死离别,看到了很多心酸的泪水,自己也思索了良久。我想,身体恢复好转后,我一定要怀着更欣喜、感恩之心,用我的幸福、快乐,和感恩的行动,来回报所有关爱我的人。

透析所需初期,我进行了造瘘手术,但人工瘘口当时还未成熟,临时管又感染,所以接下来的透析时间,我采用了直穿式透析,粗大的钢针常常令人痛苦不已,但我并没有感到多少不适。生活所赐予我的,我觉得都能安然接受,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”。我们在南京及周边城市的数家医院,做了肾移植手术的登记配型。在静静的等待过程中,曾接到了一家医院的电话通知,让我去医院做手术配型,我们带着欣喜第一时间赶到医院,可是在医生边为我们做配型,边给肾源做最后的检查时,发现肾源里面有一个结石,不适合手术。我抱着对于下一次手术的希望,回家继续透析、等待。感谢命运之光的再次降临, 一天晚上11点钟左右,我和家人已开始休息,另一家医突然院打来电话,告知我后天去参加肾移植配型。第三天一大早,父母带我去医院。上午做了检查,中午医院通知说,这次肾源中没有AB血型,让我回去继续等待。我们带着失望回到家中,正准备吃饭,电话突然又响了,是医院赶紧通知我们回去,说又有AB型肾源了,让我们立刻赶回医院。我们又匆匆忙忙赶到医院,经过配型,我当天夜里被送入手术室进行手术,两三个钟头后,肾移植手术顺利完成。


手术后,重新开启音乐学习之路

9月1号是我的重生纪念日,我的肾宝宝已经陪我五年了。生病的经历,让我的生命中有了与以往不一样的感悟,也让我知道个人的力量是多么有限。我加入了许多医院或病友组织的肾友群和微信群,与肾友的交流日益增多,肾友圈也在不断扩大。肾友们来自全国各地,各行各业。“天下肾友是一家”,不一样的人生故事,相似又富有挑战的人生经历,使我们日益成为相亲相爱、互帮互助的大家庭。肾友故事,在不断书写新的篇章······

人生,因历练而多彩;生命,从此大不同。

25-9-2019




来源:肾友杯2019故事广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