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肾友专栏 > 肾友故事

从肾炎到尿毒症,我们只差一个心态!

更新时间:2020-10-14    编辑:管理员    浏览:79


花开花落韶光逝,燕去燕来流年老。回头想想距离确诊已经四年了,距离最初发现异样已是十四年有余。我把一生中最多彩的青春涂上了圣洁的白。临床痊愈的我如今不用再假装正常人。从十六岁确诊时的山崩地裂,到二十岁回忆起的波澜不惊,时光不仅冲淡了病痛,而且积聚了友情。

那个冬天很冷,听得到雪花的清唱;那个冬天很暖,摸得到网线的温度。


1、紫癜复发

四年前的那个冬天,起初先是紫癜的复发。一个多月的中药加西药症状已经消失,本来期盼着的是停药的欢喜,未曾想得到的是血液转肾内的霹雳。蛋白1+,潜血2+,红细胞形态大小不一。那时候血液科主任说,肾脏病变太严重了,我们能力有限,抱歉。尿毒症,肾衰竭,透析,换肾,诸如此类的字眼不断地在脑海中浮现。

匆忙的与学校告别,那时的我不曾想再见已是经年。几百公里外的省城熟悉的街,一纸诊断书将日后的岁月定义为苍白如雪。相隔两天的化验单上,翻了倍的结果清晰可见。蛋白3+,潜血3+,红细胞1680ul,变形率90%。好在肾功能还是正常的。那天肾内科实验室外等结果的人很多,但是被叫进去的只有我一个。“你看看这蛋白都成什么样了,机器做出来三个,这远远不止三个。”实验室负责人眉头皱起吼着我。“很难说,就怕肾衰竭。”主治医生摇着头轻叹,“如果不想穿刺的话,那就先这样看能不能控制得住,但是后果需要你们来承担。”世界在那一瞬间灰暗下来,我独自磕磕绊绊走着,却辨不出方向,感觉所有的人看我都带着的是同情和怜悯的目光。

偶然的机缘点进贴吧,才发现原来还有许多和我一样的他们,在这个网络世界,没有异样的目光和固有的成见。从那以后细细的网线连接起了永远的惦念,即使我们从未曾谋面。年少的我开始学着了解,逐步接受了命运给予的考验。不是所有的肾脏病都会成为尿毒症,虽然我知道这是不少人眼里固有的成见。不是所有的人都如你我这般幸运,我们应该庆幸我们发现的及时才是。

免疫抑制剂,百令,降压药,几个月后看到了疗效,那时的我似乎感受到了春天的来临,即使那时候是在叶落满地的秋天。花开的时节充满了生命的活力,然而那时的我才开始真正体会到“失去后才珍惜”的意义。一个念头在心中逐步扎根,春风吹又生,重生。

是的,重生。这两个字在2014年,病情反复起落的时候很是显眼。那年十月的化验单上神奇的没有了箭头,免疫抑制剂也被换成了肾炎康复片,眼看着有了胜利的希望,然而好景并没有持续多久。

难道,有些事真的是命运阴差阳错的安排,我们强求不来?


2、是否穿刺

随着冬天的脚步来临,蛋白带着红细胞和潜血杀了回来,势如破竹。定量飙到了一个新的高度,1.4g,还出现了管型。穿刺与否的这个问题再一次被提上了日程,主任说,等到高考之后吧,再撑几个月。于是免疫抑制剂又一次回归到了药盒。冬天过去,夏天就会好点儿了吧。我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。然而不知道自己差点儿没能够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。


3、肌酐2400

2015年春节期间,剧变潜藏在一派的祥和之中,我在说说里许下新年的愿——除了健康,别无他求。那个时候的我从未料到自己可能会与死神并肩。“世界上的事,除了生命,都是小事”姚贝娜这样说。虽然也已经对自己当年能上个大学不抱太大希望,但那样的经历,我不想让它在我的生命里缺席。

高烧在正月初六突然来袭,第二天就成了肉眼血尿,在第五天的夜里,已经烧到了40多度。我自己能感受到自己在半昏迷状态下,虽然偶尔还能捕捉到些许周围的声音。我努力逼迫着自己让自己保持着意识,虽然最后证明那是无力的挣扎。当天夜里送急诊,第二天一早的化验单上指标各个触目惊心。肌酐已经2400,红细胞满视野,蛋白4+。细菌感染的威力真的很大,一下子就把我送进了ICU。幸运的是与死神的这场战争,我赢了。甲泼尼龙1000mg的冲击一次,500mg的冲击三次,强的松12片,免疫抑制剂20mg。也许正是这样大量的激素才最终让我在一周的时间内醒来。

于我而言,这从某种意义上是否也算是一次重生?!短短的时间内,我亲眼看见父母在几天之内白了头,亲耳听哥说起几个姨妈姨夫泣不成声和外公外婆挂了电话老泪纵横,亲眼目睹了千里之外娜姐他们在贴吧留下的文字,亲手触摸到网线传递来的温度。

你背负着多少人期待的目光,你怎能辜负?我这样问自己。既然现代医学的发达都能将你从衰竭里救起,区区蛋白又有何畏惧。


4、指标全阴

高考前回到学校,蛋白潜血3+的指标,我做的是破釜沉舟的打算。就在回学校的当天,同班的一个男生当面去问我什么时候死,到时候让集体捐班费给我买花圈。没有愤怒,没有泪水,我选择了沉默。生与死哪能那样的轻易,岂是人言所能改变的了的,我又何必去在意那些别人的闲言碎语,太过于在意的最终结果就是伤了自己,养出好的身体才是最有力的回击。高考之后如愿来到南京,那年10月,指标全阴。停激素免疫降压。那年12月,停掉所有的药。我终于不用再假装正常人了。


5、上天恩赐

人的一生本就是一场又一场永不停歇的修行。从那年主任担心肾衰竭,十六岁之后的场景定格在医院;那年春节细菌感染,在ICU与死神擦肩;那年高考所有人都不看好,放榜时刻一切不需要证明。在本该灿烂的年纪里经历了同龄人不曾有的故事,在信任渐失的社会里收获了普通人不曾有的友情,我们更早的懂得了感恩和珍惜,更早的看到了生命的脆弱和坚强。这段特殊的记忆又何尝不是上天的一种恩赐,这种恩赐是我用分数换不来的成长。

我一直都相信人只会难一阵子,不会难一辈子。上天让我们在此时经受的苦难,必将会在将来的某一天以某种我们所希望的方式加倍奉还。不是因为看到希望才坚持,而是因为只有坚持才有可能看到希望。

如今的我常常会感谢上天曾经给过的赐予,谢谢他让我能够有如今的波澜不惊,谢谢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让我能够继续看到生活的美好。









本文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